>>快速搜尋 片庫 書庫 史料庫 全選      

   片庫
   書庫
   史料庫
   新聞與紀錄片資料庫
   電影論述廣場
   研究報告
   相關連結
   Email
 
   電影論述廣場 \ 趨勢觀察

 
瓊瑤與愛情文藝電影 作者 盧非易 【2003-01-20】
一九六五年,王引買下瓊瑤小說「煙雨濛濛」的版權改編電影。同年,李行也在中影的支持下,連拍了「婉君表妹」與「啞女情深」,票房轟動,從此開啟瓊瑤電影濫觴,並帶動一連串愛情文藝電影的跟拍熱潮。當時,除了瓊瑤小說一部部搬上銀幕,進行工業化量產外;其他報紙副刊上連載的文藝小說,例如「感情的債」、「塔裡的女人」、「北極風情畫」等,也紛紛成為電影改編的目標;一時間,愛情文藝電影儼然成為台灣電影主流。

瓊瑤電影風行數年,一度受香港文藝與武打影片影響,聲勢略弱。但一九七三年,李行再拍「彩雲飛」、「心有千千結」、「海鷗飛處」,打破票房紀錄,瓊瑤電影又興。一九七六年,瓊瑤成立巨星電影公司,拍攝「我是一片雲」,積極投入電影創作。瓊瑤與愛情文藝電影從此成為台灣電影最重要的類型。十數年間,瓊瑤與愛情文藝電影支持了許多公司的營運,包括中影、國聯、大眾、永昇….都以此奠定基礎。重要或賣座導演,如李行、宋存壽、陳耀圻、劉家昌、劉立立….幾乎無不投入其中創作。台灣本土演員,如甄珍、林青霞、林鳳嬌、秦祥林、秦漢….也無不出身於此。連音樂工業的重要歌星,如甄妮、鳳飛飛、蕭儷珠、劉文正、高凌風….也都必要爭取演唱瓊瑤與愛情電影主題曲,以保其地位。同時,愛情文藝片不僅幫助台灣本土電影站穩國內市場,也進一步開拓了海外市場。更使台灣電影在電視的強勢壓力下,靠著海外賣埠,仍安然走過七0年代。愛情文藝電影對台灣電影發展的重要影響,可見一斑。

瓊瑤與愛情文藝電影,慣以呈現差異做為故事的前提,並以超越差異做為主要敘事內容。所謂差異,有時是指社會階級、經濟階級,有時則是學歷出身、或生理心理的落差。在差異的前提下,超越差異便成為故事的目標、衝突來源與敘事主軸。而愛情信念則一再被強調為克服差異障礙的護身符。

差異往往是造成階級焦慮的原因。特別是在六、七0年代台灣政治經濟快速變化,各種知識、經濟、與社會階層距離不斷擴大的社會中,差異經常造成台灣各階級間的不安與衝突。愛情文藝電影擬造了超越差異的一種幻象,提供當年台灣觀眾在面對生活困境時,一個想像的出口。它使觀眾相信愛情可以填補經濟或階級差異的鴻溝,甚至相互包容。藉此,減低觀眾在現實生活中的焦慮與挫折,使其重新馴服在社會範域之中。

愛情文藝電影提供了觀眾(尤其是女性觀眾)生活遐想的樂趣、替當時女性勞工沈悶的精神開出一條出路,提供那時代的婦女,一個暫時離開家庭(或加工區)勞動的喘息機會,撫慰因工作而產生的疏離心靈。因為,欣賞愛情文藝電影等於是一種行動上的『獨立宣言』,求得數小時的清靜。然後,婦女得以安然地回到加諸她的經濟生產工作上。

愛情文藝電影的首席女星林青霞說:「我想那段時間的文藝片比較屬於幻想式的,跟現在不一樣。因為那時候大家生活水準不好,不像現在經濟起飛;大家嚮往的、想看的都是那些富貴人家的生活,電影即反應當時社會,反應現實。什麼樣的戲反應何種時代的需求」。林青霞的說法,點明了愛情文藝電影成功的基本原因,但也預示了它的前途。當教育與經濟能力普遍提昇,階層差異縮小,台灣整體社會走向垂直向上的「結構流動」,愛情文藝電影便失去了它的夢幻力量。這也就是一九八三年,瓊瑤「昨夜之燈」慘敗的原因。

另一方面,從台灣人口結構的發展,我們也可以看出瓊瑤與愛情文藝電影的必然命運。一九五0年,台灣戰後嬰兒潮開始湧現;到了一九六五年,高雄加工出口區成立,第一批女性嬰兒潮投入工業生產。女性勞工的大量出現,女性工餘閒暇時間與微薄經濟收入的自主支配,為愛情文藝電影提供了最根本的物質條件。但隨著女性嬰兒潮的繼續成長與陸續進入婚姻與家庭育嬰階段,瓊瑤電影也就失去其觀眾。一九八三年「昨夜之燈」的慘敗,即象徵當時女性觀眾的告別。而這樣的告別,到了女性嬰兒潮繼續成長至中年或空巢期時,才漸漸結束。九0年代,瓊瑤終於在電視裡,重新尋回她的觀眾。瓊瑤與愛情文藝電影也就從此轉進台灣電視史了。


版權所有,請勿翻製;引用本資料庫,請註明出處